左手书写与第二语言学习

  • 时间:2019-08-01 01:44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在中国,左手的书写习惯向来不被认可。在小学期间,老师们总乐此不疲地纠正学生的书写方式,引导他们用右手写字。甚至,左手书写被认定为叛逆心理:学生标新立异,追求个性,是对老师的反抗。但在澳洲中学的一个月中,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学生习惯地使用左手书写,不仅仅在中文课堂、英文课堂,左手书写甚至延续到他们整个的学习过程中。这样的现象并未引起当地教师的重视。他们认为,这仅仅是一种习惯,并不会造成学习的困难;并且学生有选择的权力,即使左利手也是他们对认知方式的选择。同时,老师认为左利手对于书写是有一定影响的,因为现代中文英文的书写都是从左向右。

  笔者在西澳洲班伯里Dalyellup College(以下简称DC中学)从教一个月内,观察发现,学生左利手人数远超国内左利手学生人数。

  回顾在国内实习和兼职情况,并未见到如此多的学生惯用左手书写。笔者2016年在河南省第一中学实习期间,辅助高一年级七班班主任的工作,观察发现学生惯用左手的人数为0;笔者于2017年初曾在曲阜市实验中学兼职八年级语文教师一职,班级中有45名学生,其中为左利手的学生人数为0。而澳洲DC中学学生惯用左手的数量统计如下:

  说明:7.1即七年级一班,以此类推。七年级学生年龄在13岁上下;八年级学生年龄为14岁。

  对比国内的教学情况,澳洲DC中学学生左利手人数居高的情况很明显。分析原因,有一下几条:

  1. 国内教师对于左利手情况纠正较多,尤其在小学阶段。多数的左利手会被教师纠正;澳洲教师对这一情况纠正较少。

  2. 国内对于左利手的观念不同于澳洲观念:学生存在标新立异及反抗心理是左利手存在的关键,应当被治理;澳洲对左利手的宽容态度就与中国形成很明显的对比,他们认为左利手是书写方式差异,是个人选择。

  3. 国内教育观念与澳洲教育观念存在较大差异。中国式教育要求学生向大众靠齐,“法不责众”、“拒绝标新立异”的想法是多数学生惯用左手被歧视的原因;澳洲教育主张学生性格的独立,能有个性的想法及创造能力。

  当然,还有一些隐性的因素,由于条件的限制,不能被观察到。有研究表明,“大脑的语言区与左右利手密切相关,如果是遗传性的左利手,其语言的分布在右半球。[1]”这表明左右利手还存在基因遗传的因素。曾有一篇报道,同心县的丁文在一夜之间可以用左手写字,并且左手右手写的字体风格基本没有差异,只不过右手写出的是正字,左手写出的是反书。丁文表示,自己小时候用左手写字,在小学二年级时在老师一遍遍的校正下,生硬地改用右手写字。他曾怀疑自己身体出现问题,但在一系列的检查之后,医生得出的结论是“左撇子功能显性的原因”[2],故遗传的说法得到证实。所以澳洲存在大量的左利手,也有遗传的可能性。

  大脑是一个整体,但也是存在不对称性。大脑两个半球的侧化①已经不是什秘密。左半球与语言、数学、抽象逻辑思维等密切相关;右半球则在空间知觉、音乐、绘画、具体形象逻辑思维上表现出优势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语言区域分布在左半球,而且不止一处。多数人为右利手,惯常使用右手,所以与语言的学习在右利手人看来似乎会更简单。近期,在澳洲第二语言②学习中进行了一次检测,中文的汉字书写听写活动中,左利手的正确率为5%,右利手的正确率为7% 。具体情况如下表格:

  说明:本次的测验为随堂小测试,教师提前一周布置家庭作业练习:“我、是、他、她、你”五个汉字的书写练习。笔者在有效练习的基础上(本次统计只统计完成作业的人数)进行分析。满分为5分,得分在0-5分之间。

  统计表明,左利手的学生在第二语言书写方面不存在困难,与右利手虽有小的差距但在允许的误差之内仍存在合理性。同时,均有左右利手学生表明,汉语学习,太困难。

  大脑侧化未完成之前(约12岁之前),人类大脑的左右两个半球有互补性。如某一区域受损,大脑会进行相应的补偿,在不断的练习中,受损区域的功能能得到有效改善。

  右半球是处理表象,进行具体形象思维、发散思维、直觉思维的中枢。它主管人的视觉、复杂知觉、形象记忆、空间关系认识、识别几何图形、想像、做梦、音乐、舞蹈、情感、态度,具有不连续性、弥漫性、整体性等机能。但在左脑的语言中枢受损后,12岁之前孩子的语言能力能有效得到改善,原因就是大脑右侧衍生出了语言功能区域。

  人脑的两个半球既相似又相异,既相互促进又相互抑制。“正常人的左半球的语言功能的发展,会抑制右半球抽象的概念的加工能力,但右半球空间、直观的信息加工,丰富了左半球计算及逻辑思维能力的发展。[3]”

  左利手的学生在青春期之前,依靠大脑左右半球的协调,学习语言并没有太大差异。我们更加相信,这并不会增加其语言学习的难度。

  左脑的开发是最为普遍的,这是因为右手在日常的练习中得到最大程度的练习。但左脑过度的开发与右脑的不完全开发形成鲜明的对比。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放在了右脑的开发上。大脑的开发在教育中被重视,因为左右脑协作比仅左脑工作要更加轻松。右脑的开发有存在的生理基础。第一,人类的大脑具有“超剩余性”。一般人类对大脑的开发不足50%,存在更丰富的创造力。第二,人类的大脑具有可塑性。大脑的结构后天不能被自然改变,但大脑的功能却能够被塑造。第三,大脑的结构与功能可以相互补偿。最后,长时间的左脑过度的开发,也会造成精神容易处于紧张状态,加速衰老的过程;造成人对事物的认识也不够全面;对成败得失刻意关注,不能宽容,过分偏执。这都给了我们进行右脑开发的理由。

  学习语言与右脑的开发密切相关,尤其在语言从口头转化成为书面表达时,语言调动起来的是躯体动作和思维。进行左手书法的练习,会从另一个角度理解文字,将惯常思维调节得慢下来,从细微的动作控制右脑的应用。肢体动作的运动路径的改变,是刺激大脑的重要途径。

  重视智力的开发,注重人体的整体性,在日常的训练中加强对思维的刺激,有意识的进行发展。

  在进行左利手分析与右脑开发的研究中,需要我们关注更多的内容。本篇文章为笔者个人在教学实践中的所思所感,由于自身能力和所处环境局限,文章的论述仍然存在很多的不足。如:

  1、文章数据的来源比较单一(测验的群体单一),数据的类型也不够多样化,测验的准确度也是值得关注的;

  2、文章中有很多的数据也是不能凭借肉眼观察到的,比如遗传因素对左利手的影响,对左利手学生的语言发展影响的程度,都是不便于观察的;

  3、遗传因素也是不可控的隐性因素,遗传性的左利手是否会在后天的刻意纠正下不再出现,仍值得研究与观察。

  4、数据并未做性别的区分,在研究中是否应该将性别作为因素考虑是有待考量的问题。

  结语:一项新的研究总是在一些联想之后实践,在实践中获取稳定、可靠的数据,在数据的支撑下,才能提出新的,可靠的观点。语言的研究多了许多不易观察到的因素,更要求我们在研究中引入大量的数据证明。实验科学是语言学应该前进的方向,在社会科学中,需要进一步发展与完善。同时,语言学与生物学的结合,也使语言学的研究更加真实可信。语言是由人类表达的方式的,人类的整体性决定了语言的发展是多种因素共同决定的。这样的语言研究才能更加科学地指导语言的学习。针对左利手的研究,少不了科学实验的证明:隐性因素的增加,要求实验科学的介入;因为发音特点不易被观察,也要求声线模拟软件的介入。左利手研究的成功也将推动实验科学的进步,帮助学生更加有效地学习语言。

  ①大脑侧化:随着人类年龄的增长,大脑出现差异,左右脑掌管不同的“职能”,在 大脑分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

  ②澳洲的第二语言,这里指的是汉语的学习。澳洲的第二语言学习多样化,是以多元文化著称。

  [1] 安莉娟,封文波.《加强右脑开发 促进素质教育》[N].《河北师范大学学报(教育科学版)》,1999年4月第1卷第2期.

  [2] 时明霞.《左手“反书”得心应手 右手写字“心如猫爪”同心丁文一夜间变左手写字》[N].《宁夏时报》,2010年3月5日第007版 社会与法制.

  [3] 安莉娟,封文波.《加强右脑开发 促进素质教育》[N].《河北师范大学学报(教育科学版)》,1999年4月第1卷第2期.

  [4] 上海/朱长超.《右脑开发论》[J].《思维与智慧》1996年1月第4页.